皇冠即时赔率网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皇冠即时赔率网您當前的位置:皇冠即时赔率网 > 歷史論文 > 世界史論文

皇冠比分即时赔率足球:分析錫金間諜事件與英國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間的關系

時間:2019-12-10 來源:未知 作者:樂楓 本文字數:8584字

皇冠即时赔率网 www.471027.live 英國史論文精心編輯范文10篇之第七篇:分析錫金間諜事件與英國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間的關系

  摘要:1903年7月,英印政府派出的兩名錫金間諜被西藏地方政府抓獲,這件事本來對英國不利。但是,在英帝國強盜邏輯下,變理虧為"理直氣壯",以此為借口之一來策動侵略西藏的戰爭。相對英帝國的咄咄逼人、顛倒黑白,清政府處理錫金間諜事件失當,慶親王奕劻在沒有調查情形下就下令放人,而前后兩任駐藏大臣裕鋼、有泰也沒有將此事進行徹底的調查。帶領英兵到達拉薩的侵略頭目榮赫鵬,對兩名錫金間諜被釋放進行"美化"宣揚,這是強盜邏輯的表現。

  關鍵詞:錫金間諜事件; 英國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 奕劻; 榮赫鵬

  Abstract:

  In July 1903, two Sikkim spies sent by the government of British India were arrested by the local government of Tibet. With the gangster logic of British Empire, the matter be used as one of the reasons for them to invade Tibet. The Qing government was not serious enough to deal with the incident of Sikkim spies. Without investigation, Qing infante Yi Kuang agreed to release the spies, and the two grand minister resident of Tibet.The behavior that Francis Younghusband led the invading army of British Empire arrived Lhasa and whitewashed the release of two Sikkim spies, was a manifestation of gangster logic.

  Keyword:

  The incident of Sikkim spies; The second war of British Empire invasion in Tibet; Yi Kuang; Francis Younghusband;

英國歷史

  1903-1904年間,英國發動了第二次侵略西藏的戰爭。此次戰爭起因與兩名錫金人被抓事件(實為英國派往西藏的間諜)有較為密切的關系。1在相關材料的基礎上,筆者梳理、分析錫金間諜事件與英國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間的關系,以及清政府對此事件的應對,以期揭示歷史真相并以史為鑒。

  一、英國以兩名錫金人被西藏地方政府扣留為借口策動侵略戰爭

  1903年10月8日,榮赫鵬致電印度政府,對于印藏邊界談判表示失望,"在過去三個月里,我也曾以最大耐心,忍之又忍。所有這些克制態度的效果是零,所以我已不能再向政府展示和平解決這個問題的任何希望".[1]此電表明榮赫鵬建議印度政府實施武力侵略西藏。2天后,即10月10日,在崗巴宗的榮赫鵬向印度政府再次致電,聲稱:"據納金的傳教士們說,人們因日喀則的人在三個月前捉拿了兩個人而嚇壞了。據說此二人受到拷問,并已碎尸。傳教士說,納金地方人們多靠同日喀則貿易為主,但是現在不敢過邊境去,人們十分苦惱;他們不得不訴說人們的心情。我已將政府已經采取的行動通知了傳教士們。"[1]榮赫鵬報告中所說被捉拿的兩個人,即是錫金人,事件發生在7月初;榮赫鵬此時的匯報,通過錫金傳教士所說的當地恐慌以及"碎尸"傳言,"火上澆油",目的在于鼓動印度政府實施武力侵略西藏計劃。

  10月26日,印度政府向英國印度事務部大臣致電,聲稱有六個原因,必須"挺進西藏".其中之一就是兩名錫金人被西藏地方政府扣留,電文如此道:"他們在日喀則逮捕并關押了兩位英國臣民,對于我們就此做出的任何抗議,他們一概不予答復。并且,現在謠傳,這兩位英國臣民遭到了拷打和殺害。"[2]顯然,印度政府電文采用榮赫鵬的說法,只是將被抓兩名錫金人明確為兩位英國臣民,為侵略西藏尋找正當理由。

  11月5日,印度總督寇松等人代表印度政府致函英國印度事務部大臣布羅德里克,其中道:"我們的最新消息說,尼泊爾內閣送往崗巴宗援助我們在即將來臨的冬季用于運輸和供給的一批牦牛,西藏政府在西藏與尼泊爾交界處攻擊和驅散了它們。然而,西藏政府的敵意和傲慢地蔑視文明的慣例的明證,也許就是在日喀則扣留了來自錫金的兩名英國臣民,他們從那里被送到拉薩,確實可以斷言,他們遭到了拷問和殺害。我方屢次向中國委員和駐藏大臣提出的抗議未得到任何答復。有關這兩人的遭遇或命運以及對他們的最壞的揣測的每一個情報,看來確實是有道理的。"函末他們聲稱:"假如我們默許我們的使團遭到被委派來同使團會晤的那些人的抵制,我們的官員受到凌辱,我們的臣民被拘禁和虐待,我們的權力受到一個小小政權的藐視,這個小小政權錯把我們的忍耐當成軟弱……現在我們如若還重犯這樣的錯誤,我們就會失去重新贏得的尼泊爾內閣的信賴,尼泊爾內閣在當前事務上同情和忠實地支持我們;我們就會使西藏政府更加愚頑,我們就可能使不丹人從支援態度轉變到現在敵對的一方去;我們只會將事情,不該更長久地耽擱解決的事情,推遲到條件更加困難的,更晚的時日,和更為懸殊的條件下去解決,而事情的解決是不能再行拖延了。"[3]11月5日的這封信函是以電報發送,它對于英國決定發動侵藏戰爭發揮重要作用。211月6日,印度事務部大臣布羅德里克致電印度政府:"鑒于西藏人近來的行為,陛下政府認為不能不采取行動,因此陛下政府批準使團向江孜的推進。"[1]也就是說,英國政府批準了印度政府派兵侵略西藏的決定。

  1903年11月7日,英國外交部蘭斯多恩侯爵與俄國駐英大使本肯多夫伯爵會面,蘭斯多恩利用這一機會,向俄國通報英國已經決定侵略西藏:"由于西藏人不可理喻的行為,破壞了我方代表的談判,抓捕了英國臣民,并搶走了一個友好鄰邦的運輸動物,英國決定派出專員,并配備一定數量的護衛隊,進一步深入西藏領土,但英國采取這一措施絕不意味著英方打算吞并或長期占領西藏領土。"[4](P29)英國派兵入侵西藏在俄國引起反響,11月17日俄國駐英大使本肯多夫面見英國外交大臣蘭斯多恩侯爵,表明俄國政府的立場,"俄國政府不得不認為英軍入侵西藏領土是有意使中亞局勢陷入嚴重混亂;非常遺憾的是我們現在即將友好地進行英俄兩國利益相關所在之處的關系之際,會發生如此有意引起俄國方面疑惑的這種事情".對此,蘭斯多恩回應道:"我提請本肯多夫伯爵注意我已向他說明,我們領受了西藏人發出的最為嚴重的挑釁,西藏人不只不履行遵守其條約的義務,而事實上拒絕同我們談判。他們甚至退回我們寫給拉薩當局的信函;更有甚者,他們最近抓走兩個英國臣民,我們相信已將其殘忍殺死;并且搶走供使團使用的運畜。我們始終不愿陷入同西藏人的爭吵,然而,恐怕我們的克制使他們以為我們受到侮辱而會泰然自若。我確信俄國政府不會有我們那樣的忍耐,恐怕現在他們已經在拉薩了。"[3]從中可以看出,兩名錫金人被抓是英國侵略西藏的重要借口。

  榮赫鵬后來在其回憶著作中如此寫兩名錫金人被抓事件:"時有兩錫金國人,素常往來日喀則,此番前去被捕,聞尚未加凌虐或殺害。惟藏人經我方請求,仍拒不引渡,為報復計,吾人亦惟盡攫藏人之畜群,并盡逐嘉岡之藏人,此輩藏人,希余冒絕大危險特允留居嘉岡者也。"[5](P105)

  被抓兩名錫金人實際身份是英國間諜。1903年11月16日,英國印度事務部送英國外交部的函件中,附件有尼泊爾駐拉薩代表的信函,其中有"納金的三個英國間諜已被日喀則宗政府逮捕"[6];附件還有迪塔·法爾曼·古隆的信函,內容有"今天我得到消息:住在崗巴的英國官員派出了五名英國間諜錫金人,其中三人出來在這里的集市上游逛時被逮捕,戴上手銬,并送往日喀則宗政府"[6].雖然以上材料弄錯了被捕錫金人的數字,但明確指出他們的身份是英國間諜。1961年,英國學者彼德·費萊明查閱英國檔案材料及其他資料基礎上,寫成一本1904年英國第二次入侵西藏的著作。他認為:被抓的兩名錫金人是為奧康納3工作的低級間諜,榮赫鵬雖然知道兩名錫金人的間諜身份,但其在一封報告之后"追加了兩份間諜親屬的申請,他們謙卑地請求英國政府為了他們失蹤的親人而進行干預".彼德·費萊明評論道:"這兩份文件的措辭如此地雷同和簡單,以致使人們懷疑它們不是由當事人自己寫的。兩個拉沖(即納金,兩名錫金人居住地方)人被說成是'為了商業目的'到日喀則去的。英國所有涉及他們的官方信件都支持了這種虛構。"[7](P69-70)

  二、清政府處理兩名錫金間諜事件之失當

  1903年9月23日,英國駐華公使薩道義致函慶親王奕劻稱:"關于先前就西藏-錫金邊務談判問題往來的函電,謹通知殿下,我今天收到陛下大臣發來的一封電報,內稱盡管達賴喇嘛同意在崗巴宗進行談判,但是西藏代表拒絕在那里談判。不僅如此,西藏當局竟然還在日喀則監禁了兩名英國臣民,并且拒絕釋放這些人,他們還在征集軍隊,正在進行備戰活動。陛下政府決不能允許英國臣民被監禁,也不能允許陛下政府任命的委員受到西藏人那樣無禮的對待。陛下政府的唯一愿望是同西藏建立更友好的關系,他們指示我向殿下宣布陛下政府期望中國政府立即對達賴喇嘛施加壓力,以便促使現在被監禁的兩名英國臣民得到釋放,并能使西藏代表開始同英國委員談判而不再拖延。我確信我不需要進一步向殿下強調說明西藏人如果堅持目前做法將會造成的局勢的嚴重性。"[3]

  四天后,即9月27日,慶親王奕劻回函薩道義云:"謹告知收到閣下本月23日關于西藏-錫金邊務談判的照會,其中通知我西藏代表拒絕在崗巴宗進行談判,兩名英國臣民在日喀則被監禁,西藏當局采取的態度總的來說是敵對的。……本部已經打電報給駐藏欽差辦事大臣,指示他命令西藏當局立即釋放兩名英國臣民,并責成他們開始在崗巴宗同英國委員進行談判,而不再拖延。在接到辦事大臣的復文以后,我將立即同閣下聯系。"[3](P66)由慶親王奕劻的回函內容來看,"西藏當局采取的態度總的來說是敵對的"清楚地暴露了清政府面臨英國侵略西藏地方時的態度,作為主管清朝外務的親王,是失當的言辭;不申明西藏地方政府捉拿錫金人的緣由及合理性(從回函中"釋放兩名英國臣民"來看,慶親王對被抓獲者為錫金人似乎并不清楚),只強調按照英國人主張放人,這無疑是得罪西藏地方政府的昏庸立場。

  對于慶親王奕劻這樣的態度和立場,薩道義向英國外交大臣匯報到:"我傾向于認為中國政府真正希望見到印度和西藏之間的問題能得到圓滿商定,但是鑒于慶親王一再提到西藏人性情梗頑,辦事大臣在同這些人打交道方面遇到困難,他們對有泰能迅速進行談判的可能性不抱樂觀態度。他們未嘗不愿意看到印度政府給他們的不聽話的臣屬顏色看,連這一點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3]因此,慶親王在處理錫金人被抓事件所流出的態度,助長了英國對西藏地區的侵略。

  就在慶親王奕劻命令釋放錫金人的指示還在途中之際,光緒二十九年八月二十一日(1903年10月11日),駐藏大臣裕鋼致電外務部,電文中說"又哲部納金民人二名私赴后藏被執",英員屢屢要求放人,西藏地方政府"不肯釋放""亦經開導,尚未遵從".[8](P1151)這是裕鋼主動向外務部匯報錫金人被抓事件,他雖講到此二人為"民人""私赴后藏",但對他們為何私赴后藏,是采集情報的間諜行為抑或其他,裕鋼沒有在電報中明言。裕鋼的這封電報內容,由中國駐英公使張德彝照會英國外交部大臣蘭斯多恩,已經在一個月之后,即11月19日,張說:"關于據說已被西藏人殺害的兩名錫金土著,我奉令說明,現在拉薩的駐藏大臣裕在10月11日來電提到兩個人被逮捕和拘留,但絲毫沒提到他們已經被處死,外務部也沒有聽到過關于那種意思的任何信息。"[3]11月23日,蘭斯多恩回復張德彝道:"然而關于西藏大臣裕的電報中提到了兩個錫金人被逮捕和拘留,但是關于他們被處死的事,他什么也沒說,我想指出立即把這些人交給英國當局將是證明他們沒有像人們普遍認為的那樣被西藏人處死的最好證明。"[3]蘭斯多恩的回復表明他不想讀懂張德彝照會的真正意思--兩名錫金人被殺不是確實的消息,而是強詞奪理地提出了將兩名錫金人立即交給英國當局的更為苛刻條件,鑒于英國政府此前11月6日已經決定派兵入侵西藏,這清楚地表明英國政府在兩名錫金人被抓事件上的真實態度,即兩名錫金人被抓只是侵略的借口。

  清朝外務部對英國在兩名錫金人被抓事件的態度非常重視。光緒二十九年十月十七日(1903年12月5日),外務部致電裕鋼:"前接駐英張使筱電,據英外部瀾侯云:藏人不為印政府遞送公文,且殺害印人兩名,英兵擬赴距藏都百余英里駐(札)[扎]詰問。"[8](P1158)顯然這封電報內容反映是張德彝11月下旬交涉前的信息。十月二十日(12月8日),外務部又致電裕鋼:"頃接駐英張使電稱瀾侯復稱,停止進兵萬難允從,有大臣到任需時,即到任后亦未必果能開導,所述扣留納金二名如即交出,方為并未被戕之實據等語。英人銳欲進兵,總以藏員不聽開導,并殺害印人二名為藉口,如果該印人被戕不確,諭令藏員迅即交出尚可為轉圜之計,應由貴大臣查明,按照本部前電妥籌辦理,并電復。"[8](P1159)這封電報是張德彝交涉之后的信息。十月二十一日(12月9日),外務部再次致電裕鋼稱,"今英廷因印人被戕,派兵進(札)[扎],事機已迫",倘若西藏地方政府"仍前頑梗",則"釁端一開,邊事愈難收束",希望裕鋼"切實傳諭藏員勿再魯莽滋事,致釀巨釁""并將印人被害情由及英兵現抵何處,查明電復".[8](P1159)外務部接連三封給駐藏大臣裕鋼的電報,欲通過交出兩名錫金人,來阻止英國的侵略。然而,此時英國政府根據其戰略利益,已經決定派兵侵略西藏,釋放兩名錫金人只是借口。1903年11月16日,薩道義致電英國外交大臣蘭斯多恩道:"我可以說西藏人拒絕引渡被抓的兩名英國臣民,以及掠奪尼泊爾的運畜,使得印度政府忍無可忍;除非中國政府能夠立即向拉薩當局施加必要的壓力,否則印度政府將采取措施索取賠償。"[6]蘭斯多恩回復薩道義稱:"我們對待西藏人極為克制,但他們目前的行為迫使我們強索賠償。……我請求你務必對中國政府保持一致的口徑。"[6]

  清朝外務部通過釋放兩名錫金人來阻止英國侵略的想法,由于西藏地方政府反對而落空。十月二十一日(12月9日),裕鋼致電外務部:"納金人二名,現在商上關禁,并無凌虐戕害情事。前因藏拘納人,英員奪去邊界牛只二百余頭,鋼迭諭藏番釋放納人,則以牛只抵換為詞,現仍竭力開導,能否釋放,得復另達。"[8](P1159)結合八月二十一日裕鋼致外務部的電文所言,兩名錫金人是因私赴后藏被抓,在西藏地方政府看來,此二人就是英國間諜4,更何況英國人當時就采取掠奪西藏二百余頭牛只所謂報復行為。

  綜上,在兩名錫金人被抓事件處理上,清政府是失當的。清政府完全可以通過駐藏大臣的詳細調查,在了解事件來龍去脈的情形下,利用兩名錫金人從事間諜行為,占據道義的高點,揭露英國侵略西藏的圖謀??上У氖?,慶親王在沒有聽取駐藏大臣報告以及西藏地方政府主張的情形下,就認同英國的主張,指令駐藏大臣施壓西藏當局放人,從而既失信于藏人,亦嚴重損害了國家主權與利益。

  三、強盜邏輯:榮赫鵬對兩名錫金間諜釋放的"美化"

  1904年8月16日,兩名錫金人被釋放。榮赫鵬在其回憶著作中對有關兩名錫金人被釋放如此寫道:"翌晨,余召集余部人員舉行受俘式,藏方派兩協擺及兩喇嘛帶同兩錫金人前來。此兩人既獲得自由,極表欣悅,余告彼等,余奉英皇命令向藏方釋放彼等,彼等今得自由矣。英皇尚有后命,倘彼等遭受虐待,須向藏方要求賠償。彼等究會遭受虐待耶?彼等答言在日喀則時受鞭撲,惟自移解此間后,待遇良好,亦未遭受鞭撲云。余謂此事須經醫生檢驗,以資證明。余乃向協擺聲言,英皇對于兩英民被拘禁鞭撲之事認為重大之侮辱。使節之所以由干壩進逼江孜,此即主要原因之一端,余奉命來至拉薩締結條約,其主要條款之一,即為此兩英民之釋放。……自今以往,藏人應知英國臣民不可任意虐待,而對于一切留居藏境之英人,嗣后尤須負責善遇之也。"[5](P227)將錫金兩間諜的鞭撲視為對英國的重大侮辱,以此為借口侵略西藏地方,榮赫鵬顛倒黑白,"美化"英國侵略。

  榮赫鵬還寫道:"被捕之英人當即由懷特及兩藏官督同一醫官加檢驗。醫官報稱彼等身體健壯,并無傷痕。余得報即表示滿意……事后查悉,此兩英人原系個別拘禁獄中,獄距地面凡二十一步,彼等不見天日者一年于茲。惟彼等飲食尚豐,身體亦健,而吾人在甘壩莊時又曾捕得藏方牦牛二百以為報復,故余對于此事更不深究。此事最足欣慰者,即兩英人之開釋,全系駐藏大臣主動也。"[5](P228)不過,由時任駐藏大臣有泰的日記來看,釋放兩名錫金人似由西藏地方首先提出來,"巳初半,惠臣、湘梅、鶴孫、少韓、化臣同到洋營,因昨日番人來,擬將捉兩洋人交還哲孟雄納金地方,是以晤韋領事商酌一切".[9](P333)1904年8月16日,有泰在日記中道:"早間番官來回,將前捉哲孟雄兩人當面已交洋官,詢之本人,番邊并未凌虐,洋人將其渾身驗之,并無別說。想草約內可去一條,當飭番邊即速具稟,以備存案。"[9](P333-334)從日記內容來看,有泰認為釋放兩名錫金人可以讓草擬的條約中減去一條,有"釋然"之感。對于掀起英國侵略西藏的主要借口之一--兩名錫金人被抓事件,有泰到藏后似乎沒有進行詳細調查與了解,因為翻閱此時期有泰日記,對兩名被抓錫金人的記載只有以上兩條,這也難怪榮赫鵬以及英國政府很輕松就為侵略找到所謂正當的理由。

  目睹釋放兩名錫金人釋放的英國記者埃德蒙·坎德勒,在他1905年出版的著作中道:"藏人方面作出的第一個讓步是釋放了兩個拉窮人,他們是錫金人,是英國的臣民。1903年7月,當榮赫鵬遠征軍在崗巴宗等候時,他們被俘,在扎什倫布寺遭到了毒打,釋放他們是條約中條件之一。他們釋放時,榮赫鵬上校大張旗鼓地正式接見了他們,并講了話,警告藏人英國臣民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榮赫鵬上校說,囚禁這兩個錫金人,是藏人犯下最嚴重罪行。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這一點,印度政府才作出了向江孜進軍的決定。這兩名犯人從監獄被直接帶到了接見廳。他們在黑暗的地牢中被監禁了一年多,直到那天上午當榮赫鵬上校告訴他們,根據英王的命令他們已經獲釋時,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英國人已經打到了拉薩。我決不會忘記這一場面--這兩名犯人又驚又喜,他們拉長了的臉龐慘白慘白的,而藏人則是一臉的不高興。這些藏人第一次了解到了羅馬一句的自豪俗語的含義,'我們是羅馬公民'."[10](P221-222)由以上的記述來看,作者埃德蒙·坎德勒似乎不知道兩名錫金人為英國間諜,他完全沉浸在所謂身為大英帝國子民的自豪以及榮耀之中。如果他知道英國政府故意顛倒黑白,尋找借口侵略,還會如此"自豪"嗎?

  四、結語

  從《英國外交部有關中國西藏檔案》等資料來看,英國發動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時,對西藏地方以及清朝駐藏大臣進行了許多情報刺探和間諜工作。[11](P186-196)派出錫金間諜只是其中一部分。英國派出的兩名錫金間諜被西藏地方政府抓獲,此事對英國頗為不利。然而,英帝國自有一套強盜邏輯,"理直氣壯"以其為主要借口之一,來策動侵略西藏的戰爭。相對英帝國的步步緊逼,清政府處理錫金間諜事件失當,掌管外交的慶親王奕劻沒有調查就下令放人,而前后兩任駐藏大臣裕鋼、有泰也沒有就此事展開徹底的調查,未得出兩名被抓錫金人實為間諜,從而喪失以此與英國策劃的侵略戰爭進行斗爭的時機,他們似乎更認可英國的邏輯。西藏地方政府雖然起初頂住了清朝外務部通過駐藏大臣下令放人的壓力,但是在英軍兵臨拉薩時的軍事威脅面前,只得釋放兩名錫金間諜。顛倒黑白的侵略者取得了暫時的勝利。

  但是,侵略者的強盜邏輯最終難逃歷史的法眼,他們自鳴得意的報告、信函、著作恰好構成了自供狀,本文梳理兩名錫金間諜與英國發動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關系的主要目的,即在于此。此外,對于清政府應對兩名錫金間諜事件與英國發動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之顢頇與妥協,這一歷史教訓值得永遠吸取。

  參考文獻
  [1]王遠大譯。英國外交部有關中國西藏檔案(二)F.O.535(1903-1908)[J].西藏民族大學學報,2016(3)。
  [2]王遠大譯。英國外交部有關中國西藏檔案F.O.535(1903-1908)[J].西藏民族大學學報,2016(2)。
  [3]王遠大譯。英國外交部有關中國西藏檔案(四)F.O.535(1903-1908)[J].西藏民族大學學報,2016(5)。
  [4](英)阿拉斯泰爾·蘭姆著,梁俊艷譯。中印涉藏關系史(1904-1914)--以"麥克馬洪線"問題為中心[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7.
  [5] 榮赫鵬著,孫煦初譯。英國侵略西藏史[M].上海:商務印書館,1934.
  [6]王遠大譯。英國外交部有關中國西藏檔案(三)F.O.535(1903-1908)[J].西藏民族大學學報,2016(4)。
  [7] 彼德·費萊明著,向紅笳,胡巖譯。刺刀指向拉薩[M].拉薩:西藏人民出版社,1987.
  [8]吳豐培輯。清代藏事奏牘·裕鋼駐藏奏稿[M].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4.
  [9] 有泰。有泰日記[A].俞冰,楊光輝編輯。稿本有泰文集(第8冊)[C].北京:全國圖書館文獻縮微復制中心,2005.
  [10]埃德蒙·坎德勒著,尹建新、蘇平譯。拉薩真面目[M].拉薩:西藏人民出版社,1989.
  [11] 梁忠翠。論英國對駐藏大臣有泰的間諜工作[A].暨南史學(12輯)[C].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6.

  注釋
  1學界關于英國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的論著頗為豐富,而對于錫金間諜事件與英國第二次侵略西藏戰爭關系研究似乎關注不夠,具體研究尚屬闕如。
  21903年11月10日,蘭斯多恩致電薩道義,告訴其英國政府決定派兵入藏,提到了印度政府11月5日這封電函(蘭斯多恩電文中時間誤寫為11月4日)與英國入侵西藏決定的關系。參見王遠大譯:《英國外交部有關西藏檔案(三)》,《西藏民族大學學報》2016年第4期,第71頁。
  3奧康納即弗羅得里克·奧康納,當時為少校,為榮赫鵬入侵西藏"使團"的成員。參見彼德·費萊明著,向紅笳、胡巖譯:《刺刀指向拉薩》,西藏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57頁。
  4當時西藏地方官員認定兩名錫金認為英國間諜,此可根據尼泊爾駐拉薩代表一封致英國赴西藏使團的函件佐證,函中道:"他們(指西藏噶倫)還說,如果英國人拒絕撤離而采取強暴手段,那么,他們到那里去則不會有什么好的結果,英國間諜也不會得到釋放。他們召開了全藏會議商討此事。"參見王遠大譯:《英國外交部有關中國西藏檔案(九)》,《西藏民族大學學報》2017年第4期,第51頁。

點擊查看英國史論文(推薦8篇)其他文章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熱門閱讀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