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即时赔率网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皇冠即时赔率网您當前的位置:皇冠即时赔率网 > 法學論文 > 法哲學論文

韩国足球即时赔率:馬克思法哲學的歷史唯物主義方法解讀

時間:2019-12-30 來源:學術界 本文字數:12757字
作者:孫美堂 單位:中國政法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皇冠即时赔率网 www.471027.live   摘    要: 流行的馬克思主義法哲學解讀范式,離開了馬克思的歷史視野、實踐張力和整體思路,離開了馬克思重要的思維方式——歷史辯證法,沒有把握馬克思法哲學的真諦。理解馬克思法哲學,需借助歷史辯證法。對社會生活進行本質抽象并上升為總體性,從社會存在特別是社會的物質關系中尋找法的根源,把法視為全部社會有機體中的一環;用歷史發展的觀念看待社會形態與法,承認法的具體形態隨著生產發展狀況的提高而不斷被否定和超越,隨著人們間的關系從依附狀態向獨立自由個性的發展,法必然日益彰顯其自由價值;歷史實踐、社會改造,尤其是生產發展,是法發展演進的根本途徑。既然如此,馬克思法哲學的應有之義,不是強調和固守法的階級性,不是強調和固守國家的專政功能,而是促進人的自由解放。

  關鍵詞: 馬克思法哲學; 歷史辯證法; 法的階級性; 自由;

  一、流行解讀方式的問題

  流行的馬克思主義法哲學解讀范式,離開了馬克思的歷史視野、實踐張力和整體思路,離開了馬克思重要的思維方式———歷史辯證法,沒有把準馬克思法哲學的真諦,普遍存在兩大問題:

  其一,用學科專業的模式解讀馬克思法哲學思想,有削足適履之嫌。例如闡發馬克思的國際法思想、馬克思的物權法思想、馬克思的知識產權思想、馬克思恩格斯的遺產繼承權理論,等等。這些研究不能說沒有一定的根據和道理;但總的說,它把馬克思法哲學肢解成瑣碎的專業知識,馬克思儼然成了從事某二級學科、三級學科研究的法學專家。以政治經濟學批判為中心,貫穿社會各環節和歷史各階段的整體馬克思主義,似乎退隱了;以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為宗旨的革命家馬克思,其面貌模糊了。

  我們知道,馬克思從不孤立地理解法。他是透過整個社會尤其是經濟基礎來理解法的;馬克思不是一個學院式的專業學者,而是一個革命家、實踐家。他曾經談到自己由法學轉向哲學和經濟學的心路歷程,還強調哲學家的任務不是空談,“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1。照此可以說,他的法哲學思想只是用以改造世界的手段。

  其二,把馬克思主義創始人針對特定歷史時期講的法的階級性、國家是專政工具等命題抽象化,似乎階級性和階級壓迫,是法和國家固有的和永恒的屬性。被馬克思主義視為不合理的因而在歷史發展中予以否定的特性,反而成了必然的和合理的。

  誠然,馬克思承認法的階級性,承認國家是統治階級的工具。但是我們不要忘記這些觀點的前提:馬克思針對的是階級社會———因為他處在19世紀資本主義語境下,所以他重點是針對那個時代和制度下的法。馬克思對法的階級性的理解,從屬于他更宏大的歷史觀,這就是馬克思自己提到的“三點新貢獻”:“(1)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相聯系;(2)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3)這個專政不過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2。他認為,一方面,法建立在一定經濟關系和生產發展狀態的基礎之上,法的關系是財產關系等的體現。于是,法的階級屬性問題取決于經濟、社會發展狀況,就是順理成章的了。另一方面,社會的生產力、經濟關系和法律關系,都是歷史發展的,從來不存在一成不變的某種“性”。如果離開了馬克思的社會結構理論與歷史發展思路,強調法的階級性、國家的專政職能,就可能把歷史地存在的和有局限的東西理解為天然合理的東西,把具體的東西當成抽象的,把要否定和超越的東西當作固化的和永恒的東西。
 

馬克思法哲學的歷史唯物主義方法解讀
 

  以上兩種常見的偏頗有一個共同的問題:離開了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把馬克思的以生產方式為基礎的社會有機整體思想分解為學科專業方向的只言片語;把法律在歷史發展中某些特殊階段呈現的形態抽象化,視為天然合理、永恒固有的特征;從馬克思主張的自覺自由的歷史實踐路徑,退回到抽象思辨的、玩空洞概念的路徑。

  要正確理解馬克思法哲學,必須有研究范式的反思和方法論的自覺,要體會到馬克思是在宏大歷史尺度上理解法,把法視為在歷史實踐中隨著經濟社會的演變而不斷被批判、改變和超越的東西,這就是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歷史辯證法是唯物辯證法在社會歷史過程中的具體呈現,也是馬克思法哲學的基本方法。理解歷史辯證法是理解馬克思法哲學的一把鑰匙。馬克思法哲學中的歷史辯證法,大致可以做如下概括:對社會生活進行本質抽象并上升為總體性,從社會存在特別是社會的物質關系中尋找法的根源,把法視為全部社會有機體中的一環;用歷史的、發展的觀念看待社會形態與法,承認法的具體形態隨著生產發展狀況的提高而不斷被否定和超越,隨著人們間的關系從依附狀態向獨立自由個性的發展,法必然日益彰顯其自由價值;歷史實踐、社會改造,尤其是生產發展,是制約法律發展演進的內在動力。既然如此,馬克思法哲學的應有之義,不是強調和固守法的階級性,不是強調和固守國家的專政功能,而是促進人的自由解放。

  二、歷史辯證法的提出

  馬克思法哲學的歷史辯證法,不是單純的法學方法,而是用歷史唯物主義方法,把握包括法在內的全部社會存在的本質,并將其上升到總體性范疇。通過對總體性范疇,亦即對法以及法賴以存在的社會基礎進行批判和揚棄,這是馬克思法哲學的歷史辯證法的第一個特征。歷史辯證法在這里表現為,馬克思用具體歷史條件下的生產實踐來代表社會歷史的總體性,他的研究也由法學、哲學和宗教批判轉向政治經濟學批判。

  眾所周知,《萊茵報》和克羅茨納赫時期,馬克思的主要工作是從事法的評論和黑格爾法哲學批判,間或有宗教和哲學的批判。大約1844—1845年左右開始,馬克思研究重點轉向政治經濟學批判。他明確提出,不能從法本身或者所謂一般的普遍原則去理解法,法是一定的經濟和社會關系的體現。他說:“法的關系正像國家的形式一樣,既不能從它們本身來理解,也不能從所謂人類精神的一般發展來理解,相反,它們根源于物質的生活關系,這種物質的生活關系的總和,黑格爾按照18世紀的英國人和法國人的先例,概括為‘市民社會’,而對市民社會的解剖應該到政治經濟學中去尋求。”3馬克思、恩格斯評論說:“國家是統治階級的各個人借以實現其共同利益的形式,……一切共同的規章都是以國家為中介的,都獲得了政治形式。由此便產生一種錯覺,好像法律是以意志為基礎的,而且是以脫離其現實基礎的意志即自由意志為基礎的。同樣,法隨后也被歸結為法律。”1在評論霍布斯等人關于權力是法的基礎時,他們說:“法、法律等等只不過是其他關系(它們是國家權力的基礎)的一種征兆,一種表現。那些決不依個人‘意志’為轉移的個人的物質生活,即他們的相互制約的生產方式和交往形式,是國家的現實基礎,而且在一切還必需有分工和私有制的階段上,都是完全不依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4在馬克思看來,法被定位為經濟基礎之上的上層建筑,這就實現了關于社會歷史的本質抽象和總體性把握。

  作為總體性的社會,也是歷史地發展的。因此,在社會的本質抽象和總體性中理解法,也需要在歷史發展和演化中完成。如果法的關系是社會關系、經濟關系的反應,法根植于一個社會的物質生活中,那么,法本身必然隨經濟和社會發展而發展。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闡述的社會形態演變模型是比較典型的:與生產發展的一定階段相聯系的生產關系構成社會的經濟基礎,樹立其上的是社會的上層建筑。經濟基礎的變化導致包括法律在內的上層建筑的改變。“社會的物質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便同它們一直在其中運動的現存生產關系或財產關系發生矛盾。于是這些關系便由生產力的發展形式變成生產力的桎梏。那時社會革命的時代就到來了。隨著經濟基礎的變更,全部龐大的上層建筑也或慢或快地發生變革。”3總之,法的關系是因生產關系的發展而發展的歷史性的存在。在馬克思那里,法的關系的發展演化狀況,與生產發展、社會交往普遍化、社會形態更替、人的獨立自由個性發展等步驟,是同一個問題的不同方面。從法的角度說,一個基本的維度就是人的自由。馬克思認為:“人們的社會歷史始終只是他們的個體發展的歷史,而不管他們是否意識到這一點。”2個體如何發展?它需要通過社會交往,借助物質生活條件來進行;而物質生活條件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社會交往方式,使得人們的生活有一個從不自由到自由的過程。關于這個過程,馬克思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的一段話,是理解這個問題的關鍵:“人的依賴關系,是最初的社會形態,在這種形態下,人的生產能力只是在狹小的范圍內和孤立的地點上發展著。以物的依賴性為基礎的人的獨立性,是第二大形態,在這種形態下,才形成普遍的社會物質變換、全面的關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體系。建立在個人全面發展和他們共同的社會生產能力成為他們的社會財富這一基礎上的自由個性,是第三階段。”5

  法律是隨著社會生產發展、交往普遍化和個性獨立自由而逐步發展成熟的。對此,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闡述了私法是如何隨著私有財產的產生,以及個人從共同體中解放出來,而逐步發展的。他們指出:無論在古代或者現代民族中,真正的私有制只是隨著動產的出現才開始。經過封建地產、同業公會、工場手工業,最后擴展為由大工業和普遍競爭所引起的現代資本主義,才擺脫共同體的形式和國家控制,演變為純粹的私有制。他們寫道:“私法和私有制是從自然形成的共同體的解體過程中同時發展起來的。在羅馬人那里,私有制和私法的發展沒有在工業和商業方面引起進一步的結果,因為他們的整個生產方式沒有改變。在現代民族那里,工業和商業瓦解了封建的共同體,隨著私有制和私法的產生,開始了一個能夠進一步發展的新階段。”1也就是說,私法的出現和發展,是人的獨立自由個性萌生的標志。如果說這在羅馬人那里還是萌芽,則資本主義大工業促成的普遍交往和人的獨立自由狀態,使得私法得以成熟。

  相對于古代的和封建的法,資產階級法無疑是偉大的進步。不過,我們不能因此把資產階級的國家和法理想化。正如恩格斯所說:“同啟蒙學者的華美諾言比起來,由‘理性的勝利’建立起來的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竟是一幅令人失望的諷刺畫。”6馬克思、恩格斯無情地撕下了資產階級法的偽裝:“你們的觀念本身是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和所有制關系的產物,正像你們的法不過是被奉為法律的你們這個階級的意志一樣,而這種意志的內容是由你們這個階級的物質生活條件來決定的。”1

  馬克思對資產階級的法既肯定又否定,我們該怎樣理解這一似乎矛盾的現象?上面引馬克思的一個說法———“以物的依賴性為基礎的人的獨立性”,是解開這個問題的一把鑰匙。馬克思肯定的是現代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生產力、普遍交往,以及由此推動的人的獨立自由,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的形式上的自由、平等和正義,是國家和法形式上呈現為一定程度的公共性。不過這一切都是以不合理的“物的依賴性”關系為基礎的。表面的平等、合法,背后隱藏著不平等、不合法。表面看,商品交換遵循等價交換原則,自由、公平、合法;但它建立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基礎上,而這個基礎決定人與人的不平等。在《資本論》中,馬克思談到商品所有者之間的契約形式的法權關系時指出:這種關系是反應經濟關系的意志關系。“這種法權關系或意志關系的內容是由這種經濟關系本身決定的”7。表面看,工人工資也是這樣:你給我干活我給你工資,似乎也是平等交易,公平合理,但它背后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決定了工人無法逃避剩余價值生產規律。表面看,資產階級國家似乎是獨立于市民社會之上,超然世外,不偏不倚,可它實際上依賴于資產階級為之提供的商業信貸支持,因而是資產階級壓迫工具。由于資產階級是一個階級,而不是像以往那樣的等級,于是,資產階級的國家采取了普遍原則的形式,以致人們誤以為法是意識的產物。其實,資產階級法及各種法的原則,是資本主義經濟關系的體現。

  馬克思的這個揭示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他把啟蒙思想的基礎、也是資產階級法律的基礎———契約原則,從根基上動搖了、顛覆了。契約原則是洛克、盧梭等的法哲學基礎,是資產階級法律的基本原則。馬克思揭示他們鼓吹的契約原則和精神,從形式上看,似乎完美無瑕,但它背后還有深層基礎,這就是馬克思所謂“物的依賴性”關系,這個基礎是有問題的。個體的發展、人的解放和自由全面發展、法治文明進步,還需要進一步否定,否定這個“物的依賴性”關系,消除約束人的各種異己的、物化的力量,彰顯真正的人。

  三、歷史實踐中的辯證法

  馬克思法哲學的歷史辯證法,就是要把包括法在內的全部社會生活理解為不斷否定和超越的過程。歷史辯證法將對象進行本質抽象,上升為有客觀普遍性的范疇,達到對對象的總體性把握,并把這個對象理解為不斷自我否定、自我揚棄的動態過程。對象的每一個階段都有它存在的根據與合理性,但每一環節的根據連帶它的合理性又都是歷史的,都是要被否定和超越的;每一種現存的形態都因歷史的局限而被否定和超越,被新的形態所取代。不僅如此,歷史中的每一個環節,又不外乎這個對象的總體性,是這個對象自身的一個具體環節,辯證的否定和超越實際是這個對象轉化為“自己的他物”。于是,對象通過不斷的否定與超越,得以發展完善。對此,馬克思寫道:“辯證法在對現存的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時包含著對現存的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對現存事物的必然滅亡的理解;辯證法對每一種既成的形式都是從不斷的運動中,因而也是從它的暫時性方面去理解;辯證法不崇拜任何東西,按其本質來說,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3也就是說,用動態的、歷史的眼光看待事物、對象,這是馬克思分析歷史與現實的基本方法,也是研究法的基本方法。

  恩格斯對黑格爾辯證法的評價,是對歷史辯證法很好的闡釋。他盛贊黑格爾的偉大功績是把自然界、社會和人的思維理解為一個過程。他還按照黑格爾的辯證法分析黑格爾的哲學命題:“凡是現實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現實的”,推出另一個命題:“凡是現存的,都一定要滅亡。”2按照這種思維,“一切僵硬的東西溶解了,一切固定的東西消散了,一切被當作永久存在的特殊的東西變成了轉瞬即逝的東西”2。如此把握對象的總體性和普遍本質,把它的每個具體階段和形態,都置于這種普遍的和本質的規定性中考察,當作流動的過程考察,這種辯證法就是歷史辯證法。

  不過,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與黑格爾辯證法有本質區別。我們知道,馬克思明確表示他的辯證法與黑格爾的“截然相反”。黑格爾“辯證法是倒立著的。必須把它倒過來,以便發現神秘外殼中的合理內核”。3阿爾都塞談到這個問題時指出,不能簡單地理解為保持原有結構不變的條件下,僅僅把思維與存在二者間的關系顛倒一下,而是從思辨轉向實踐。8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不像黑格爾那樣,限于概念的自我否定;他的否定是實踐的否定,是通過生產發展、社會革命等現實途徑完成的否定。馬克思理解的歷史辯證法,則是社會生活(當然也包括法)的歷史與現實的運動,這種運動是人們的歷史實踐實際地推動的、造就的。歷史的辯證運動不是通過范疇的自我否定和超越來完成的,而是通過客觀事物、客觀存在的自我運動來實現的,通過革命的實踐來實現的。于是,馬克思把辯證法從理論領域轉到現實社會,從哲學思辨轉向社會實踐,從范疇的自我否定轉到推動歷史發展的現實運動。馬克思的許多說法,就是在這個意義上理解。例如:“批判的武器當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質力量只能用物質力量來摧毀;但是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1;“社會生活在本質上是實踐的”;“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1,等等。馬克思研究的重點從法學和哲學轉向政治經濟學,也是為了尋找改變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現實途徑。

  于是,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就不是總體性概念的自我否定與超越,而是由主體能動的實踐所推動的社會存在的自我揚棄與超越。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歷史主體主要是工業無產階級,所以恩格斯說“德國的工人運動是德國古典哲學的繼承者”。2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是人們的現實社會合乎邏輯的改造、發展與提升,是生活本身的低級與高級、已然與未然、現實與理想、自在與自由的不斷過渡———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有人亦稱之為“實踐辯證法”。

  馬克思的法哲學也貫穿著這樣的歷史辯證法。馬克思的法哲學以自由、正義、人的尊嚴等為目的價值,但它既不像啟蒙思想家那樣,從虛構的自然狀態下的自然權利出發,也不像古典哲學家那樣,從自由意志或其他抽象原則出發,而是從現實的實踐出發,通過改變社會的物質生活狀況來實際地改變不合理的經濟關系、社會關系和法律關系??梢運?,啟蒙思想家把法的理想定在過去,馬克思則定在未來;德國古典哲學家把法的理想定在形而上的抽象原則,馬克思則定在形而下的現實生活;前人都試圖通過超驗的原則來規范現實的法,馬克思則把法的規范理解為歷史實踐中的不懈追求與創造。包括法在內的人類社會歷史,是開放的和自由的。如果我們理解的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按照馬克思自身的這個特點來理解馬克思的法哲學思想,就會有全新的認識。從這個角度可以說,馬克思既是法哲學家又不是法哲學家,他應該算“超法哲學家”。

  四、歷史辯證法與人的解放

  那么,按照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法作為一種歷史現象,具體如何演變?否定了私有制和階級后,法是否繼續存在?法的歷史發展演變,是否追求某種目的價值?對這樣的問題,馬克思似未具體闡述,但有些原則性說法。例如他說:“宗教、家庭、國家、法、道德、科學、藝術等等,都不過是生產的一些特殊的方式,并且受生產的普遍規律支配。因此,對私有財產的積極揚棄,作為對人的生命的占有,是對一切異化的積極的揚棄,從而是人從宗教、家庭、國家等等向自己的人的即社會的存在的復歸”。9我們聯系馬克思其他說法,可做如下解讀:

  第一,法是社會有機體一部分,受社會生產的普遍規律支配。國家和法的演化路徑與未來,服從人向自己本質復歸的結果。

  在馬克思看來,不是社會以法律為基礎,而是法律以社會為基礎。這意味著法是社會有機體中處于從屬地位的一環。按上述引文,國家、法,以及宗教、藝術等,都是生產方式的某種特殊呈現形態。隨著生產的發展,這些“特殊方式”命運各異:或消亡,或演變與完善。何去何從,取決于這些“特殊方式”跟人的本真存在方式的關系。因為歷史的辯證運動是生產勞動的發展,也是人的解放過程,是人恢復自己的被顛倒了的本質、回歸人的本真狀態的過程。私有財產、宗教、國家等,是使人性顛倒和扭曲的因素,是社會不自由的原因和表現形式。所以上述引文中,馬克思把積極揚棄私有財產與揚棄現行的宗教、家庭與國家放在一起,因為這些“特殊方式”不是人的本真狀態。資本主義私有制下,人被過多的非人的東西所束縛,人性被扭曲,它們必須與私有財產一起被積極揚棄。不過作為被揚棄的對象,馬克思后一句沒有提法、道德、科學、藝術等。這個細節不應該忽視。這也許意味著,法、道德、科學、藝術,與私有制、宗教和國家不是同一類問題。人們需要走出私有制和國家,至于法、道德、科學、藝術等,馬克思很可能把它們理解為人類社會的常態。私有制和國家的問題解決了,法和道德也就從階級社會的“特殊的方式”轉化為人的自我存在方式,理想的法與理想的社會、理想的人的狀態,是相通的,它們都應該按照人“應然”的狀態存在。法、道德跟科學、藝術等一樣,將成為人、社會“是其所是”、“理應如此”的自覺自由狀態。

  恩格斯《在愛北菲特的演說》中有些說法可資補充。他認為:現代社會使一切人反對一切人,因而存在粗暴和野蠻的犯罪,也就需要大量的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但是未來社會消滅了人們間的敵對現象,鏟除了犯罪的根源,行政和司法機關的大部分工作就成為多余。“在沒有什么社會隔閡和社會差別的地方,侵犯財產的犯罪行為自然而然地就不會再發生了。刑法會自行消失,民法……也會不再存在。現在的各種爭端……到那時就只是罕有的例外,并且很容易通過仲裁法庭來調節。”10與階級對抗相伴隨的那些行政機構和刑事法庭這類“特殊方式”,是人類處在不正常狀態的存在物,它會隨著階級對抗的消失而消失;未來社會還將存在的例如仲裁機構,則是要解決人的常態下的矛盾??梢運?,消失的是違背人的本性的異己物,保存的是與人的本性相適應的法律機構。

  第二,與社會和人的理想狀態相適應的理想的法,應以利于人的自由解放、全面發展為基本的價值原則。

  自由是最能體現馬克思法哲學旨趣的價值。早在博士論文期間,馬克思就以原子的偏離運動等話語,提出了自由概念;《萊茵報》時期,馬克思又提出了出版自由、政治權利自由等思想;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馬克思從多方面闡述了人的自由本質:“而自由的有意識的活動恰恰就是人的類特性”9;人與動物的區別是改變環境,即從自然中獲得自由;積極揚棄私有制,把人從異化狀態下解放出來,實現自由。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想中,以生產高度發達、交往普遍化,勞動產品共同享有為條件,實現人的自由解放。馬克思關于共產主義的推測無不與自由相關聯。例如:前引馬克思《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的說法:歷史發展的第三個階段即共產主義是“建立在個人全面發展和他們共同的社會生產能力成為他們的社會財富這一基礎上的自由個性”5。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恩格斯描述未來社會:“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其他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1在《資本論》中,馬克思設想“一個自由人的聯合體”,物質生產過程的形態是“作為自由結合的人的產物”3。此外,馬克思(以及恩格斯)反復提到“解放”———宗教解放、政治解放、社會解放、人的解放等。解放當然也是自由。

  第三,階級性不是法的固有本性,而是特定歷史形態下的具體屬性;追求和保障人的獨立自由個性,追求和保障人的自由全面發展,才是馬克思法哲學的價值目標。

  如果說,法是社會生產力和交往關系的呈現形態,而社會生產力的發展以及由此引起的變革,其價值目標又是自由和解放,那么,真正能代表馬克思法哲學思想精髓、體現馬克思法哲學本質特征的東西,就不是“階級性”,而是自由,是揚棄物的依賴性和異己關系后的自由全面發展狀態。追求人的自由與解放,才真正體現馬克思法哲學的本質特征。由馬克思的文本可以合乎邏輯地推論:法應該以追求和保障人的獨立自由個性、追求和保障人自由全面發展為宗旨。按照辯證法的一般原理:任何事物、存在,都沒有固定的“本性”。如果一定要說“本性”,則流動變化才是萬物的本性。同理,法也沒有既定的、與生俱來的“本性”。我們不宜用“屬性說”的思維方式理解馬克思法哲學。如果一定要說法有何“本性”,則法的“本性”就是以規范的方式服務于人類社會如下的歷史:人們的物質生活方式由依附狀態走向獨立、自由、解放和全面發展狀態,人類從不自由走向自由。沒錯,馬克思(以及恩格斯等)確實大量論及私有制下的法建立在私有制經濟基礎之上,資產階級的法是資產階級生產關系和財產關系的體現等,但我們不能據此得出“法的本質屬性就是階級性”這種抽象結論,而要像馬克思那樣用歷史辯證法看待私有制、階級,以及建立在它們基礎上的法。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私有制和階級的存在是生產發展不充分的產物,是要被否定、被積極揚棄的。任何一種私人占有制,包括資本主義私有制,都是歷史的產物,它們都有一個產生、發展和消亡的過程。因此,代表不同社會形態和經濟關系的法,也就都是歷史的匆匆過客。法的階級特性是個歷史現象。隨著生產高度發展、交往普遍化,人獲得自由解放,法的階級性也必然被揚棄。正如人生長發育過程中確實有過幼稚階段,但我們不能說幼稚是人的“本性”。如果非要說人有什么本性的話,只能說從幼稚向成熟、從青春向衰老,如此動態地活著才是人的“本性”;法在它的漫長演化史上,確實曾代表統治階級利益與意志,但我們不能說階級性是法的固有本性。如果非要說法有什么本性的話,只能說,“反映人類從不自由走向自由的歷史”才是法的本質屬性。馬克思主義不是死抓住階級性不放,而是要消滅階級,超越階級性,促進人的自由全面發展。

  需要申明的是,促進人的解放和自由全面發展,是馬克思法哲學的最高宗旨,但不排斥其他價值訴求,包括公平、正義、秩序等。限于篇幅,恕不贅述。

  五、馬克思法哲學的當代實踐轉換

  馬克思把啟蒙運動以來的法哲學基本精神———以人的權利、尊嚴、自由為核心價值———從抽象思辨的設定轉化為歷史實踐的目標,進而提出人的解放和全面發展的共產主義理想,奠定了科學社會主義法哲學的基本宗旨和現實路徑。不過,從19世紀歐洲語境到21世紀中國語境,從馬克思法哲學文本和理論,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建設實踐,顯然不是直接的、一一對應關系,仿佛套用物理學公式來做練習題一樣。這里需要經歷很多中介環節,需要一系列轉換與再創造過程。這項工作從一定意義上說比文本解讀更艱難。要實現這個轉換,也必須理解和把握歷史辯證法。除了熟悉馬克思的文本文獻,還需要掌握馬克思那種宏大的歷史視野、深刻的批判精神和勇于探索與創新的實踐精神。從馬克思的文本到今天的現實實踐,恐怕要處理三個方面的關系:從19世紀歐洲語境到21世紀中國語境如何過渡?從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如何過渡?從批判型范式到建設型范式如何過渡?這是什么意思呢?

  19世紀歐洲各國還處在資本主義早期即形成階段。從后來的現實歷史看,資本主義經濟和社會形態(包括它的民主與法制)那時尚未充分發展,西方資本主義與東方古老民族的互動關系如何演化,那時也未完全呈現。我們今天的法治建設面臨的許多復雜問題,馬克思沒有遇到,甚至無從想象。因此馬克思不可能對像我們這樣的東方國家的法治建設,做具體詳細的敘述。他給后人最珍貴的精神財富,不是現成的結論,而是歷史辯證法等方法,以及促進人的自由解放的價值目標。馬克思一生的主要部分在分析批判資本主義的弊病,他的法哲學也是基于這個背景。但我們不能因此就認為,社會主義的法對資產階級的法只能采取對立立場和排斥態度。我們不要忘記,馬克思也批判小生產的封閉、保守和狹隘性,批判封建主義的反動與專制,批判東方古老社會的落后、腐朽與殘暴。在馬克思的歷史譜系上,相對于資本主義而言,封建的、小生產的、東方“野蠻民族”的東西,無疑更加腐朽落后。我們從他們的文獻里讀到更多的是批判資本主義,是因為他們所處的時代、面臨的語境是歐洲資本主義;也是因為,在馬克思主義創始人看來,對封建專制主義和小農的私有制的批判,已經由資產階級完成了。工人階級的歷史使命,也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任務,是站在全球資本主義的中心和歷史的前沿,推動人類的自由解放。

  中國社會有數千年的以農耕文明為主的小生產傳統,以及以皇權為代表的宗法專制主義傳統。中國歷史之所以發展到今天的社會主義,說到底,還是因為歐洲資本主義興起,向東方傳播,把古老東方卷入資本主義主導的世界體系中的結果。由于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殖民地半殖民地與宗主國之間的矛盾等錯綜復雜的原因,激活了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范圍內的現代革命。中華民族經過艱苦卓絕的斗爭,最終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所以,我們的社會主義體制是西方因素、蘇聯模式與中國傳統等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在一定意義上說符合費正清先生所謂“沖擊—反應”模式。由于這一背景,中國社會幸運地跨越了某些歷史階段。但我們也要看到:我們的價值觀、思維方式與行為習慣中,難免殘留某些舊的東西———這些保守落后的殘余因素常常以時髦的外表出現。新與舊、中國傳統的與西方社會的、社會主義資本主義與封建主義的、顯性的和隱性的等矛盾,錯綜復雜交織在一起。甚至同一種事實與現象會呈現多重品質。例如市場經濟,可能既有全球化時代金融資本因素,也有商品拜物教特征,還有某些特權等級的呈現形態。它既有利于破除小生產的狹隘與落后,也有利于強化某些依附關系和等級差異,等等。這要求我們不能簡單地把市場經濟與善惡劃等號,與何種階級劃等號。

  總之,由于時代和歷史境遇的差異,我們不可能從馬克思文本中找到法治建設的現成“秘籍”。馬克思法哲學對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指導,就不是教條式套用文本,而是在把準馬克思法哲學精神的基礎上,針對我們的歷史語境和具體問題,確立法治建設的大思路。我們不應該抓住馬克思的只言片語,再生搬硬套地用來“指導”某一部門法,也不能因為馬克思批判過資產階級法,就盲目拒斥之,而是要把握馬克思法哲學的實質和真諦,套用中國古人的話說,我們在一定程度上要“得意忘言”“得象忘形”,要透過“形”而把握其“神”,深入到馬克思社會理想和法的宗旨中去。

  我們不能離開兩種語境的差異,簡單地按照馬克思批判性話語來決定我們的取舍,不宜對某些法律元素做善惡的“身份綁架”,似乎某種法的原則和形態天然為惡,某種法的理念與價值觀該無條件拒斥。而應該用歷史的眼光看,把具體問題放到人類歷史的大趨勢和大譜系中去看,某一具體的法律元素,是否有利于肯定人的權利、尊嚴與價值?是否有利于弘揚人的主體性?是否有利于促進人的自由解放?也就是說,我們要以人的自由解放為基本的價值導向,依據社會歷史的大尺度具體分析某些法律元素的實際價值,而不能依據某種政治標簽抽象地做價值判斷。

  馬克思主義法哲學不應僅有批判的功能,還應有建設的功能;法不能只是統治職能,還應有建構新型文明的功能。不過,馬克思主義創始人沒有也不可能具體告訴我們今天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該如何建設。他們當年拒絕對未來社會做過多的預測,因為在他們看來,對未來社會描述的越具體就越容易陷入空想。“在將來某個特定的時刻應該做些什么,應該馬上做些什么,這當然完全取決于人們將不得不在其中活動的那個特定的歷史環境。”11恩格斯也是這個思路。他在回答《費加羅報》記者提問時說:“我們是不斷發展論者,我們不打算把什么最終規律強加給人類。關于未來社會組織方面的詳細情況的預定看法嗎?您在我們這里連它們的影子也找不到。”12既然如此,我們何以從馬克思的批判性范式中發現他們對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基本思路呢?馬克思在關于《德法年鑒》的書信中的一個說法回答了這個問題:“新思潮的優點就恰恰在于我們不想教條式地預測未來,而是希望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新世界。”13這么說,社會主義法治文明建設的新思路,是在批判舊傳統中產生的。

  那么,我們如何從馬克思批評資產階級乃至更為野蠻、落后的舊時代的法中發現新世界、找到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靈感與思路呢?馬克思對舊世界的各種批判,歸結為“這樣的絕對命令”:“必須推翻那些使人成為被侮辱、被奴役、被遺棄和被蔑視的東西的一切關系”1,實現人的普遍解放和人的主體性的完全恢復,包括人的權利、尊嚴、自由和全面性。我們的法治建設按照這樣的原則來展開,按照這樣的原則來確立我們的法哲學、法治文化的基本精神和目的價值,根據這種精神和價值,審視和檢討我們的法,改善和提升我們的法,讓我們的法致力于人們物質生活的平等與富裕,最大限度地使全體國民不因物質生活條件的貧乏和貧富懸殊而失去權利、尊嚴、自由和自我發展的機會;致力于改善各種不公平、不合理的社會關系,最大限度地使國民不因社會關系的不平等、身份的差異,而失去權利、尊嚴、自由和自我發展的機會;致力于促進人的價值、尊嚴,最大限度地消除各種侮辱人、奴役人、遺棄人、蔑視人的異己因素,讓人按照人“理應如此”的狀態生存,等等。

  注釋

  1[4][9][11][18][19][25][30]《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57,132,132,289,9,58、60、61,294,190頁。
  2[7][14][15][20]《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547、532、215-216、270、258頁。
  3[6][13][16][26]《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2,32,112,112,141、142頁。
  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377頁。
  5[2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04、104頁。
  6《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607頁。
  7《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02頁。
  8參見[法]阿爾都塞:《保衛馬克思》,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年,第76-80頁。
  9[2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298、273頁。
  10《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608頁。
  1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154頁。
  1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628-629頁。
  1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416頁。

    孫美堂.馬克思法哲學的歷史辯證法[J].學術界,2019(11):39-47.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ganrao}